第224章 事态(1 / 1)

“哈哈哈,小子,不要以为这个样子就可以转移我们的视线哦。也不跟你扯了,你就好好准备接下来的吧,本来想给这个小姑娘尝尝的方式,你就先替她来尝试一下吧。”白青走到一边,用脚踩了几下曾月辞的手臂。

铃音拿着边上的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看着白青说道:“先过来喝点水吗?”

“好啊,这两个人倒是倔强。也难怪他们没问出来什么东西。”白青接过铃音手里面的水,喝了一口。

“确实是。不过不着急,慢慢来就好了,一点一点去瓦解,总归可以找到突破点的。”铃音把玩了一下手里面的铃铛,微笑着说道。

“嗯。”白青点了点头。

就在这时,去搬玻璃箱子的人已经回来了。

“你们把箱子放在这里吧。”白青指了指笼子门口说道。

“是。”他们应了一声,手脚麻利的把玻璃盒子挡在门口。

白青又喝了一口水,说道:“东西来了,铃音,你先看着吧,看看我多久可以问出来。”

“好的。”铃音继续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看着白青。

白青走到了杨波温的面前,说道:“你们来把他放到盒子里面。”

“是。”前几个搬箱子的人又进来,将杨波温从椅子上解下来,用绳子绑好,然后将他抬起来,放到了盒子面前。

白青上来,将盒子盖上的锁扣拆开开,将它拿了下来。

密密麻麻的褐边绿刺蛾的在盒子里面十分密集。

白青抓起了杨波温的脑袋,看着杨波温说道:“进去之前还有一次机会,物理上的攻击来说,褐边绿刺蛾的幼虫刺人来说,这还是很厉害的,很疼的。你还可以说一说。不然就直接关进去哦!”

“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”杨波温回头看了一眼无法说话的曾月辞,看了一口气说道,“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说的。”

杨波温知道,不管他们说不说,他们的结局都是死亡。他和曾月辞按照现在是不可能逃出去的,而知晓了他们需要的内容,百分之百的可能性就是他和曾月辞的死亡。

白青松手了,说道:“把衣服处理一下,再把他放进去吧。”

几人先将杨波温的衣服清理了一下,裸露出大片的皮肤,然后将他放进去了。

紧接着白青就将盖子拿起来盖上。盖子是透明的玻璃,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的情况。

因为是一盒子的褐边绿刺蛾的幼虫,杨波温的身上扎满了它的刺,并且瘙痒感和疼痛感一点一点的明显起来。

杨波温试图蜷起身体来避开一部分褐边绿刺蛾,但是事与愿违,这里面的有虫过分的多,他怎么样都没办法避免,再加上他压死了很多,但是那些刺也扎的更加多。

杨波温咬着嘴巴,眼睛里面都是泪水,嘴巴里面发出着低低的呜咽声。

曾月辞听了全程,眼睛里面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,忍不住抽泣着,但是辣椒水的刺激还没有完全过去,她的整个嘴巴都肿的十分明显,在加上手臂上的伤口一直在渗血,她的面色也有点苍白虚弱。

“你们去把他捞出来。”白青看着翻滚,身上满是红痕,额头都是汗水的杨波温说道。

“是。”那几个人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了长筒皮手套,仔细穿戴好,然后再下手去捞它。“哈哈哈,小子,不要以为这个样子就可以转移我们的视线哦。也不跟你扯了,你就好好准备接下来的吧,本来想给这个小姑娘尝尝的方式,你就先替她来尝试一下吧。”白青走到一边,用脚踩了几下曾月辞的手臂。

铃音拿着边上的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看着白青说道:“先过来喝点水吗?”

“好啊,这两个人倒是倔强。也难怪他们没问出来什么东西。”白青接过铃音手里面的水,喝了一口。

“确实是。不过不着急,慢慢来就好了,一点一点去瓦解,总归可以找到突破点的。”铃音把玩了一下手里面的铃铛,微笑着说道。

“嗯。”白青点了点头。

就在这时,去搬玻璃箱子的人已经回来了。

“你们把箱子放在这里吧。”白青指了指笼子门口说道。

“是。”他们应了一声,手脚麻利的把玻璃盒子挡在门口。

白青又喝了一口水,说道:“东西来了,铃音,你先看着吧,看看我多久可以问出来。”

“好的。”铃音继续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看着白青。

白青走到了杨波温的面前,说道:“你们来把他放到盒子里面。”

“是。”前几个搬箱子的人又进来,将杨波温从椅子上解下来,用绳子绑好,然后将他抬起来,放到了盒子面前。

白青上来,将盒子盖上的锁扣拆开开,将它拿了下来。

密密麻麻的褐边绿刺蛾的在盒子里面十分密集。

白青抓起了杨波温的脑袋,看着杨波温说道:“进去之前还有一次机会,物理上的攻击来说,褐边绿刺蛾的幼虫刺人来说,这还是很厉害的,很疼的。你还可以说一说。不然就直接关进去哦!”

“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”杨波温回头看了一眼无法说话的曾月辞,看了一口气说道,“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说的。”

杨波温知道,不管他们说不说,他们的结局都是死亡。他和曾月辞按照现在是不可能逃出去的,而知晓了他们需要的内容,百分之百的可能性就是他和曾月辞的死亡。

白青松手了,说道:“把衣服处理一下,再把他放进去吧。”

几人先将杨波温的衣服清理了一下,裸露出大片的皮肤,然后将他放进去了。

紧接着白青就将盖子拿起来盖上。盖子是透明的玻璃,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的情况。

因为是一盒子的褐边绿刺蛾的幼虫,杨波温的身上扎满了它的刺,并且瘙痒感和疼痛感一点一点的明显起来。

杨波温试图蜷起身体来避开一部分褐边绿刺蛾,但是事与愿违,这里面的有虫过分的多,他怎么样都没办法避免,再加上他压死了很多,但是那些刺也扎的更加多。

杨波温咬着嘴巴,眼睛里面都是泪水,嘴巴里面发出着低低的呜咽声。

曾月辞听了全程,眼睛里面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,忍不住抽泣着,但是辣椒水的刺激还没有完全过去,她的整个嘴巴都肿的十分明显,在加上手臂上的伤口一直在渗血,她的面色也有点苍白虚弱。

“你们去把他捞出来。”白青看着翻滚,身上满是红痕,额头都是汗水的杨波温说道。

“是。”那几个人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了长筒皮手套,仔细穿戴好,然后再下手去捞它。“哈哈哈,小子,不要以为这个样子就可以转移我们的视线哦。也不跟你扯了,你就好好准备接下来的吧,本来想给这个小姑娘尝尝的方式,你就先替她来尝试一下吧。”白青走到一边,用脚踩了几下曾月辞的手臂。

铃音拿着边上的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看着白青说道:“先过来喝点水吗?”

“好啊,这两个人倒是倔强。也难怪他们没问出来什么东西。”白青接过铃音手里面的水,喝了一口。

“确实是。不过不着急,慢慢来就好了,一点一点去瓦解,总归可以找到突破点的。”铃音把玩了一下手里面的铃铛,微笑着说道。

“嗯。”白青点了点头。

就在这时,去搬玻璃箱子的人已经回来了。

“你们把箱子放在这里吧。”白青指了指笼子门口说道。

“是。”他们应了一声,手脚麻利的把玻璃盒子挡在门口。

白青又喝了一口水,说道:“东西来了,铃音,你先看着吧,看看我多久可以问出来。”

“好的。”铃音继续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看着白青。

白青走到了杨波温的面前,说道:“你们来把他放到盒子里面。”

“是。”前几个搬箱子的人又进来,将杨波温从椅子上解下来,用绳子绑好,然后将他抬起来,放到了盒子面前。

白青上来,将盒子盖上的锁扣拆开开,将它拿了下来。

密密麻麻的褐边绿刺蛾的在盒子里面十分密集。

白青抓起了杨波温的脑袋,看着杨波温说道:“进去之前还有一次机会,物理上的攻击来说,褐边绿刺蛾的幼虫刺人来说,这还是很厉害的,很疼的。你还可以说一说。不然就直接关进去哦!”

“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”杨波温回头看了一眼无法说话的曾月辞,看了一口气说道,“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说的。”

杨波温知道,不管他们说不说,他们的结局都是死亡。他和曾月辞按照现在是不可能逃出去的,而知晓了他们需要的内容,百分之百的可能性就是他和曾月辞的死亡。

白青松手了,说道:“把衣服处理一下,再把他放进去吧。”

几人先将杨波温的衣服清理了一下,裸露出大片的皮肤,然后将他放进去了。

紧接着白青就将盖子拿起来盖上。盖子是透明的玻璃,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的情况。

因为是一盒子的褐边绿刺蛾的幼虫,杨波温的身上扎满了它的刺,并且瘙痒感和疼痛感一点一点的明显起来。

杨波温试图蜷起身体来避开一部分褐边绿刺蛾,但是事与愿违,这里面的有虫过分的多,他怎么样都没办法避免,再加上他压死了很多,但是那些刺也扎的更加多。

杨波温咬着嘴巴,眼睛里面都是泪水,嘴巴里面发出着低低的呜咽声。

曾月辞听了全程,眼睛里面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,忍不住抽泣着,但是辣椒水的刺激还没有完全过去,她的整个嘴巴都肿的十分明显,在加上手臂上的伤口一直在渗血,她的面色也有点苍白虚弱。

“你们去把他捞出来。”白青看着翻滚,身上满是红痕,额头都是汗水的杨波温说道。

“是。”那几个人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了长筒皮手套,仔细穿戴好,然后再下手去捞它。“哈哈哈,小子,不要以为这个样子就可以转移我们的视线哦。也不跟你扯了,你就好好准备接下来的吧,本来想给这个小姑娘尝尝的方式,你就先替她来尝试一下吧。”白青走到一边,用脚踩了几下曾月辞的手臂。

铃音拿着边上的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看着白青说道:“先过来喝点水吗?”

“好啊,这两个人倒是倔强。也难怪他们没问出来什么东西。”白青接过铃音手里面的水,喝了一口。

“确实是。不过不着急,慢慢来就好了,一点一点去瓦解,总归可以找到突破点的。”铃音把玩了一下手里面的铃铛,微笑着说道。

“嗯。”白青点了点头。

就在这时,去搬玻璃箱子的人已经回来了。

“你们把箱子放在这里吧。”白青指了指笼子门口说道。

“是。”他们应了一声,手脚麻利的把玻璃盒子挡在门口。

白青又喝了一口水,说道:“东西来了,铃音,你先看着吧,看看我多久可以问出来。”

“好的。”铃音继续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看着白青。

白青走到了杨波温的面前,说道:“你们来把他放到盒子里面。”

“是。”前几个搬箱子的人又进来,将杨波温从椅子上解下来,用绳子绑好,然后将他抬起来,放到了盒子面前。

白青上来,将盒子盖上的锁扣拆开开,将它拿了下来。

密密麻麻的褐边绿刺蛾的在盒子里面十分密集。

白青抓起了杨波温的脑袋,看着杨波温说道:“进去之前还有一次机会,物理上的攻击来说,褐边绿刺蛾的幼虫刺人来说,这还是很厉害的,很疼的。你还可以说一说。不然就直接关进去哦!”

“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”杨波温回头看了一眼无法说话的曾月辞,看了一口气说道,“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说的。”

杨波温知道,不管他们说不说,他们的结局都是死亡。他和曾月辞按照现在是不可能逃出去的,而知晓了他们需要的内容,百分之百的可能性就是他和曾月辞的死亡。

白青松手了,说道:“把衣服处理一下,再把他放进去吧。”

几人先将杨波温的衣服清理了一下,裸露出大片的皮肤,然后将他放进去了。

紧接着白青就将盖子拿起来盖上。盖子是透明的玻璃,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的情况。

因为是一盒子的褐边绿刺蛾的幼虫,杨波温的身上扎满了它的刺,并且瘙痒感和疼痛感一点一点的明显起来。

杨波温试图蜷起身体来避开一部分褐边绿刺蛾,但是事与愿违,这里面的有虫过分的多,他怎么样都没办法避免,再加上他压死了很多,但是那些刺也扎的更加多。

杨波温咬着嘴巴,眼睛里面都是泪水,嘴巴里面发出着低低的呜咽声。

曾月辞听了全程,眼睛里面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,忍不住抽泣着,但是辣椒水的刺激还没有完全过去,她的整个嘴巴都肿的十分明显,在加上手臂上的伤口一直在渗血,她的面色也有点苍白虚弱。

“你们去把他捞出来。”白青看着翻滚,身上满是红痕,额头都是汗水的杨波温说道。

“是。”那几个人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了长筒皮手套,仔细穿戴好,然后再下手去捞它。

最新小说: 宠婚:娇妻太迷人 重回八零富甲一方 在霍爷心尖上撒把糖 快穿之终极反派不在线 妃临天下:摄政王爷太嚣张 重生后把反派甜晕了 霸道总裁爱上我 万圣山的搞事精驾临人间 年下弟弟他又奶又茶 赐我一场星光坠落